<pre id="xxxxx"><ruby id="xxxxx"></ruby></pre>

      <del id="xxxxx"><strike id="xxxxx"><var id="xxxxx"></var></strike></del>

        <pre id="xxxxx"><ruby id="xxxxx"></ruby></pre>
        <track id="xxxxx"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xxxxx"><ruby id="xxxxx"></ruby></pre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xxxx">
          <pre id="xxxxx"></pre>

            純電動車或是一場災難
            2022-08-31 15:20:12 創始人 0次 我有話說

            作為國家“3060戰略”的重要組成部分,新能源汽車扮演著重要角色,對于新能源汽車的支持是毋庸置疑的。但從近年來電動化發展中暴露出的問題看,如果政策不做適當調整或將導致產業的災難,甚至禍國殃民、貽害子孫。

            首先是純電動車真的能減碳嗎?這個爭論從一開始就存在,今天這個問題尤其值得以更加科學的態度進行評估。持電動車并不減碳觀點者認為,我國的電力中70%是火電,即國際上被公認的臟電。那么純電動車保有量越多,使用臟電越多,這明顯有悖于我國“3060戰略”方向,結果是增碳而不是減碳。持電動車環保觀點者認為,電動車沒有尾氣污染,沒有碳排放,所以環保。

            或許正是因為基于對這種爭論的思考,上汽集團董事長陳虹先生在8月26~28日舉行的第四屆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(WNEVC 2022)上提出:“建議繼續堅持‘綠色、協調’等新發展理念,持續加大節能減排的整體力度;將現行的‘雙積分’政策調整為‘碳積分’政策,積分直接與‘碳排放’掛鉤,從考量電動車與燃油車的‘量’,轉變為關注產品更少碳排放的‘質’,鼓勵企業推出既節能減排又受用戶歡迎的產品;政策的支持范圍,從產品端向研發端、制造端、使用端進行擴展,包括鼓勵企業加大研發投入,推出更低能耗、更高能效的技術和產品,鼓勵企業新建或改建綠色工廠,加大電池回收再利用的力度,實現全生命周期的節能減排?!憋@然,陳虹先生關于“碳積分”的提法比不考慮實際碳排放的“雙積分”更科學,更符合國家“3060戰略”方向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其次,目前電動車的自燃率太高,已經達到質量失控的程度,給人民生命財產構成了威脅。前不久,林志穎駕駛特斯拉失控,撞擊后爆燃的視頻觸目驚心,電動車讓一些消費者談“電”色變,重新思考要不要買電動車的問題。孫金華(歐盟科學院院士、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、國家“973”計劃首席科學家)引述應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相關人員的介紹:“根據我們接近800萬輛的‘純電動’新能源汽車保有量計算,著火概率大概在‘萬分之三’左右(0.03%+)。”如此數據表明,我國的純電動車尚不成熟,否則無法解釋為什么造成這么高的自燃率。當然,有傳統車企領導認為自己為這個數字背了黑鍋,因為他們的車沒有發生過自燃。換言之,我們是不是要把一個不成熟的產品推向市場?如果是個別廠家的產品導致這么高的自燃率,那么有關部門是否應該介入調查,通過責令召回、整改等措施,把純電動車給社會帶來的危害降到最低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第三,電動車和燃油車的發展規律是相反的,不能用燃油車的發展規律去看待電動車。此前,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曾慶洪抱怨說,我們在給電池廠打工。在第四屆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上陳虹大聲疾呼:“在一年左右的時間,碳酸鋰的價格爆漲10倍,整車廠等價值鏈中下游企業都在為上游的礦主打工,承受巨大的成本壓力,這種情況嚴重干擾了新能源汽車產業的進一步發展。”一些廠家盡管沒有公開抱怨電池價格問題,但從陸續披露的財報看,純電動車已經成為各家拖累利潤增長,甚至是虧損的主要因素之一。綜觀電池價格對行業的影響,充分說明純電動車產業是個規模成本型產業(規模越大成本越高),與燃油車的規模效益型產業(規模越大成本越)的發展規律是相反的,國家大幅補貼在推高電動車銷量的同時,也進一步推高了電池價格。因此,純電動車的市場規模的增長曲線在一路向上之后,在成本的壓力下將掉頭下行。

            第四,電動車不具備產業安全性,中國可以選擇其它技術路線,不可以電動車代替新能源。電動車價格上漲的原因是電池價格上漲,電池生產企業則抱怨鋰礦價格飛漲,而我國的鋰資源嚴重依賴進口,進口國是澳大利亞。即,一方面我們的電池產業已經金融化了,另一方面我們的鋰資源完全受制于澳大利亞,而且是個外交關系不穩定的國家。作為一個大國,絕不能讓關系國計民生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受制于人。建國后,毛主席主張建立獨立自主的汽車工業,才有了我國最初的汽車產業基礎,經過幾代領導人的持續支持,才有了今天相對獨立的汽車工業體系。難道我們“換道超車”的結果是完全受制于人?是一個依賴性產業?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第五,禁售燃油車禍國殃民!今年我國電動車的保有量還很少,但是因為受高溫氣候影響我們已經有3個省份限制電動車充電,如果電動車沒有對電力供應構成影響,何至于限制充電?我國幅員遼闊,各地差異巨大,旱澇災害情況分布不均,電力在抗災方面是基礎性動力資源,更是國計民生的基礎資源。如果電動車的發展對國家基礎資源構成威脅,電動車的發展受到國家限制只是時間問題,因為電力資源增加的速度遠不及電動車發展的速度。

            從國家安全的角度考慮,如果我們國家路上跑的都是電動車,一旦發生戰爭,首先被破壞的將是電網。那么,中國首先被癱瘓的就是以電動車為主的交通系統。從一戰到二戰,乃至正在發生的俄烏戰爭,燃油車都是唯一的交通工具,沒人使用電動車,禁售燃油車?這是要置國家于危難之中嗎?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第六,電池污染問題業界始終閉口不談,廢舊電池污染的是土壤和地下水系,污染在哪里發生,哪里的人民將被迫遷徙。如此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全世界至今無解,中國為什么非要發展電動車?有人辯稱,電池可以梯次利用。但總要有最終報廢那天吧,誰當最后的接盤俠?每年電動車將給我國帶來幾十萬噸的廢舊電池產生,誰來處理?如何處理?燃油車的污染確實有,但是可以解決的,電動車的污染目前是無解的,我們切不可打著新能源汽車的旗號禍國殃民、貽害子孫!

            作為一家企業,在確定發展方向的時候首先考慮的是資源在哪里、能力如何,以及失敗的風險和退出問題,何況一個國家呢?目前我們對電動車的研討都在技術能力、生產能力層面,很少談及資源問題,而今出的問題恰在資源。我們很少談及安全問題,但安全問題已經到了必須盡快解決的程度?!安凰歼M先思退”這是戰略決策中的常識,而推動電動化者從未講過電池污染的處理問題。難道我們國家的戰略決策還不如一個小老板的思維?電動車不是新能源的代名詞,新能源汽車的技術路線不止一條,建議有關部門領導在汽車電動化問題上慎重思考,直面已經出現的問題,積極尋求解決辦法,做一個對國家、對子孫萬代負責任的戰略決策。


            日本上司侵犯人妻456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xxxxx"><ruby id="xxxxx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xxxxx"><strike id="xxxxx"><var id="xxxxx"></var></strike></del>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xxxxx"><ruby id="xxxxx"></ruby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x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xxxxx"><ruby id="xxxxx"></ruby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xxxx">
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xxxxx"></pre>